暴力流血事件升級 美國市民肩扛十字架走上街頭……

2017年08月19日     3402     檢舉

 

美國維吉尼亞州夏洛茨維爾在當地時間12日,白人至上主義者在大規模集會期間與抗議者發生暴力事件,維吉尼亞州州長宣布進入緊急狀態。目前已造成至少3人死亡,多人受傷。事件的導火索是夏洛茨維爾一尊內戰時期南方將領的銅像,市政廳拆除這一在南北戰爭語境下象徵著「反對廢奴」的銅像的決議引發了新納粹的不滿。然而夏洛茨維爾之所以不斷成為抗議的中心,本身就是抗議的組織者的策略性的選擇。夏洛茨維爾是南方州中的南部城鎮,是維吉尼亞大學所在地,這個小城市大學城在大選時70%的選票投給了希拉蕊,而周圍偏保守的農村則是特朗普的支持者。在這起事件除了排外和種族主義的面目外,對抗者是有著清晰的政治訴求和文化價值的雙方。它意味著,美國政見不同的雙方,卸下了言論自由的面紗,開始了動武——這在60年代以來,是第一次。同時,它也標誌著美國新納粹,成為了政治場域裡的重要力量。

導火索:一尊內戰時期南方將領的銅像

2017年8月11日,星期五晚上。維吉尼亞州小城夏洛茨維爾(Charlotteville)的解放公園裡,聚集了成千上萬民眾。 每一個人都高舉著火炬, 長龍一般的隊伍緩緩行進,口號震天動地:「You will not replace us」(你不會替代我們)! 「Jews will not replace us」(猶太人不會替代我們)!「blood and soil」(鮮血和土地)!隊伍中的大多數是年輕的白人男性,有的留著精緻的Fashy頭,有的身穿印有希特勒名言的T恤衫,有的舉著組織者「右翼聯合」Unite the Right的旗幟,有的則立起了已經被很多州禁止的當年南北戰爭期間南方邦聯的旗幟。在媒體中,這些抗議者被稱為白人至上主義者,白人國家主義者,新納粹,或另類右翼。

2017年8月的這次抗議集會可以追溯到之前發生的一系列對抗事件。其導火索可以追溯到2015年發生在美國南卡羅來納州的一次暴力事件。當年6月17日,白人至上主義者Dylann Roof衝進位於查爾斯頓的黑人教會,槍殺了9名正在參加主日崇拜的黑人。這次暴力事件的一個後果,就是各地開始陸續拆除南北戰爭時期南方將領的銅像,作為對白人至上主義者的抗議和反撥。陸陸續續,在近兩年的時間裡,多個銅像被拆除。2015年當年,一位中學生寫了請願書,請求當地政府移除夏洛茨維爾的解放公園中豎立著美國內戰時期南方將領羅伯特·李(Robert Lee)的銅像。2017年4月,市政廳投票通過,將拆除羅伯特·李的銅像。

就像拉鋸戰一般,拆除銅像的決議很快引發了白人至上主義者和新納粹的不滿。2017年5月15日,在解放公園裡,「右翼聯合」Unite the Right第一次組織火炬遊行,表示抗議。抗議集會的領導者就是美國當前較有影響力的白人國家主義者理察·斯賓塞(Richard Spencer)。之後的6月8日和7月8日,美國的3K黨也分別在夏洛茨維爾的教堂和正義公園組織過兩次規模較小的集會。每次集會和遊行,都有自發的反對派站自發聚集。7月8日那一次,50個3K黨的成員參加,而前來反對的人士就有1000個左右。然而,這幾次的集會和遊行並沒有引起足夠的討論和關注,被更加緊迫的新聞事件淹沒了。

當地時間2017年8月11日,美國夏洛茨維爾,抗議者手持火把進行集會遊行,反對該市今年早些時候作出的拆除市內一座南北戰爭時期南方將領羅伯特李銅像的決定。

8月的這次抗議集會,終於迅速升級為暴力事件,並且占據了各大新聞媒體的頭條。8月10日星期五,抗議者和反對派已經開始互相推搡,互相怒視和互噴辣椒水。8月11日星期六,解放公園中發生了的對抗和暴力事件不斷升級。集會時間本定在中午12點,而從上午開始,人群中就已經發生了暴力對抗。抗議者和反抗議者互相推搡、毆打、扔水瓶和噴辣椒水。中午11點,當地警方就宣布緊急戒嚴 。下午1點45分左右,20歲的年輕人James Alex Fields Jr開著車衝進了人群,導致32歲的Heather D. Heyer死亡,另外19人受傷。當天下午,一輛維吉尼亞警方的巡邏機墜毀,兩位警官遇難。

抗議集會演變為暴力衝突,過程看似偶然,其實並不奇怪,甚至早有預謀。夏洛茨維爾不斷成為抗議的中心,本身就是抗議的組織者的策略性的選擇。這個小城市大學城,周圍是偏保守的農村。在2017年的大選中,周邊農村及小鎮中很多是特朗普的支持者,而大學城夏洛茨維爾中70%的選民把選票投給了希拉蕊·柯林頓。「右翼聯合」(Unite the Right)和3K黨等組織選擇這樣的地點進行集會,恐怕是有著引發衝突和激化矛盾的準備和預期的。就好像另類右翼的意見領袖Milo Yiannopoulos選擇有著激進左翼傳統的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演講,引發了可能是意料之中的暴力對抗。不怕對抗,不懼血腥,恐怕也是法西斯主義的一個特徵。

排外和種族歧視,是人們談論這次暴力衝突使用的關鍵詞。美國歷史上基於排外和種族歧視的流血事件還是有一些的。除了上文提到的2015年的教堂槍擊事件,讓人不能忘記的還包括80年代的陳果仁事件。當時美國汽車工業受到日本汽車工業衝擊,居住在底特律的華裔陳果仁被當做日本人殺害。然而,特別值得注意的是,這次發生在夏洛茨維爾的事件,並不是單一的排外或種族仇恨引發的暴力。在這起事件中,對抗的是有著清晰的政治訴求和文化價值的雙方。它意味著,美國政見不同的雙方,卸下了言論自由的面紗,開始動武。這在60年代以來,恐怕還是第一次。同時,它也標誌著美國新納粹,成為了政治場域裡的重要力量。因此,它也是繼特朗普大選獲勝之後的一次標誌性事件。

當地時間2017年8月12日,美國夏洛茨維爾,維吉尼亞大學校區爆發示威遊行,示威期間爆發衝突。有人駕車撞向反示威人群,造成至少1人死亡和多人受傷。

8月12日星期天,Youtube上的直播還在繼續。視頻里集會的人們悼念受害者,情緒激動,背景中的聲音和圖像模糊,但是畫面震撼人心。輿論的焦點之一則轉向到美國總統特朗普。這一天,他沒有強烈譴責聚集的白人至上主義者,而是在twitter上發文說:「我們必須團結以譴責仇恨所代表的一切,美國沒有暴力的容身之地,讓我們團結起來」。在講話中,特朗普譴責的並不僅僅是新納粹,而是譴責了「多方」(many sides)的暴力。這樣的態度引起了國會中民主黨人和共和黨人的不滿。很多人表示,特朗普的態度,顯然是「不足夠的」。維吉尼亞州的司法部部長說:「很明顯,夏洛茨維爾事件不是因為『多方』的過錯,而是白人至上主義者和種族主義者的錯。」在所有發表譴責的政府官員中,特朗普總統是唯一一位把責任歸結在「多方」的人,他的女兒伊萬卡·特朗普都表示了對白人至上主義者和種族主義者的強烈譴責。然而,特朗普的騎牆的態度也並沒有得到右翼組織的認可。很快,3K黨前黨首大衛·杜克(David Duke)就轉發特朗普的twitter,並評論說:「你好好照照鏡子反省一下,別忘了:是美國白人選你上台的,不是那些激進左派」。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相關閱讀